移动版

取消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限制 便利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资本市场

发布时间:2020-05-13 06:40    来源媒体:金融界

5月7日,人民银行、外汇局发布《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资金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明确并简化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资金管理要求,进一步便利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金融市场。

在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这是中国金融市场扩大开放的新举措,将更加便利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资本市场。

取消额度限制有三大意义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外汇局2019年9月10日宣布,经国务院批准,决定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并开始着手修订相关法规。《规定》的出台,标志着相关改革进入落地实施阶段,并彰显了三大意义。

一是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在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的经济体,合格境外投资者制度是通过资本市场稳健引进外资、提升货币可兑换程度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自我国2002年实施QFII制度、2011年实施RQFII制度以来,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明显提高,但仍面临投资额度管理限制。取消额度限制后,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将再上新台阶,也有利于促进人民币汇率稳定。

二是有利于进一步对接海外机构对中国资产的投资需求。随着明晟(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以及彭博巴克莱等国际主流指数公司相继将中国股票和债券纳入其指数体系,并稳步提高纳入权重,海外机构对中国资产的主动和被动配置需求明显提高。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背景下,中国经济发展优势相对凸显,海外机构对中国资产的投资需求进一步增加。取消额度限制为境外机构投资者稳步有序增持境内资产创造了条件。

三是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国内证券市场的投资者结构。合格境外投资者多为长期投资者和价值投资者,投资风格普遍稳健。目前,合格境外投资者持有A股市值的占比偏低。取消额度限制后,预计我国证券市场的投资者结构将进一步优化,交易风格也将会有趋势性改善。这一改革举措与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形成合力,将从投资者和发行者两个方面优化我国证券市场的主体结构,有助于我国金融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加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力度

“自2018年4月我国宣布新的金融开放时间表以来,金融开放一直在按照自己的节奏不断加快,彰显出‘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坚定决心。”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王静文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合格境外投资者制度是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最重要的制度之一。此次取消额度限制,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金融市场的便利性将再次大幅提升,中国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也将更好、更广泛地被国际市场所接受。

中商智库首席研究员李建军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合理、有效配置金融资源是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和途径。要更好地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扩大金融开放,统筹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增加金融有效供给,满足实体经济不同主体差异化、个性化的金融需求。此次取消额度限制,是我国金融开放的一个重大举措,特别是考虑到当前正是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扩展企业融资渠道的关键阶段,扩大金融开放让更多国际投资者参与中国资本市场建设,有利于价格发现,增强价值投资,促进资本市场规则和制度建设。

“当前,间接融资规模在我国社会融资规模中仍占有较大比重,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仍然偏弱。”李建军分析说,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让更多国际资本进入资本市场,有助于优化我国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提升资本市场的金融服务能力,有效改变我国融资结构问题,促使资本流向发展前景更好、盈利能力更强的产业,提升资本市场对科创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

王静文进一步表示,目前,中国疫情防控向好态势进一步巩固,复工复产正在全面展开,A股的基本面支撑愈发牢固;再考虑到估值相对偏低等因素,必将对国际投资者产生巨大吸引力。温彬也认为,尽管疫情对全球市场有冲击,国际金融市场剧烈波动,但中国资本市场总体保持相对平稳,很有韧性;人民币作为避险资产的特征开始显现,国际投资者纷纷看好中国资本市场。

处理好金融开放与风险防范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规定》明确了人民银行、外汇局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李建军对此表示,在开放环境下,金融市场面临的风险更复杂,对防控风险的要求更高,特别是跨境资金流动易受全球金融市场大环境的影响。因此,一定要处理好金融开放与风险防范之间的关系。

“在开放过程中,要全面提升全球化视野和国际风险应对能力,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发展的最新趋势,充分考虑国际经济形势变化的复杂性,全面提升主动管理风险的能力,不断强化底线思维,实时动态地监管线上与线下、国际与国内的资金流向和流量。建立贯穿风险识别、评估、监测、控制、处置的全流程风险防控体系,争取实现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李建军说。

实际上,外汇局副局长陆磊2020年3月初曾在署名文章中表示,在认真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以外汇市场“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为抓手,加快改革完善与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求相适应的外汇管理体制机制。

一方面,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宏观审慎管理以维护外汇市场基本稳定、防止大规模跨境资本流动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为总体目标。建立和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监测、预警和响应机制,采取必要的数量和价格工具,逆周期、市场化调控外汇市场主体的顺周期行为。另一方面,加强外汇市场微观监管。外汇市场微观监管立足我国资本项目未完全开放的现实制度条件,对外汇市场各类主体及其交易行为实施真实性审核、行为监管和微观审慎监管,维护外汇市场秩序。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